| 联系我们

北大教育网站

用心做教育携手共成长

您是否罹患了中国父母症候群?

东方社会最常见的伦理大悲剧就是在一场父母与孩子激辩与争论之后,激动伤心的父母总会淌着眼泪,对着满腹委屈的孩子说:“我会这么做,一切都是为了你啊!”接下来不论是相拥痛哭,抑或是各自心碎,这个孩子总难逃离被父母的错爱所扭曲的人生悲剧。
    东方父母 爱之适足以害之“一切都是为了你!”是许多中国父母对子女常说的话,但那其实是父母假呵护之名,行操控之实的病态牺牲,也是“中国父母症候群”(Chinese Parents syndrome) 的显著病症。
    中国父母老是把子女看成自己的财产,一心一意想要主导子女的一生,总认为子女不争气就是父母的失败;而子女若能成材则是父母最大的荣耀。基于这份患得患失的忧心和企图,使得中国父母普遍对孩子过分保护、限制太多,并且强加其个人价值观于子女身上者屡见不鲜,殊不知这种对待孩子的方式,不但剥夺了子女独立成长的机会,更将因此扭曲了孩子的一生。
    在中国父母过度细心呵护下,“弱不禁风”似乎已成为现在台湾年轻人的最大通病。在一场管理学院师生会议上,一位女学生神情激动地责难校方的规定,她说:“星期天父母送我回宿舍,结果警卫不让我父母进去,害我一个人得把那么多的行李搬进宿舍。
    这么重又那么远…”面对着女学生的质问,以“顾客满意”为经营理念的学校方面,给了相当善意的响应:“如果真的很重,可以特别允许父母的车子进入校园…”。
    这件事情让笔者感触良深,因为那女学生口中“那么远”的距离,事实上是近得不可再近了,那一点点路也不肯走,真是枉费了青春年少。笔者认为台湾这一代的孩子之 所以变得如此娇弱,父母应该负起最大的责任。
    台湾的生活条件是在这四、五十年来才逐渐变得宽裕,因此,父母用车子接送孩子上下学的情况应该是属于第一代,不幸的是,只是第一代就已经被宠得不象样了,不但体力差,也欠缺机灵的反应能力,其实,就上述那女学生所描述的情况,如果行李真的太重,设法和警卫商量一下,必能解决问题,就算真的难以通融,走一点路又何妨?难道一定要把这种小事拿到师生会议上来说?在学校生活中,其所关注的焦点就只有这些吗?
    学习独立才是重要课题
    笔者的女儿是在美国念私立小学,学校设置在森林之中,校园很大,基于安全考虑,学校也是规定父母只能送到一个固定的地方,就不能再进去了。这些孩子才7、8岁而已,不但课本重,还经常因为课外活动,需要带其它的衣服、鞋子等,尽管如此,还是得自己走进去,尤其当冰天雪地的冬季来临时,更是严苛的磨练。但人的体力原本就是靠磨练来的,人若不能吃苦,便不会耐劳,更不必说勤劳、朴实的生活了。
    所以,当我看到这个女学生的个案时,格外觉得痛心,第一代就如此,将来还得了,身为未来主人翁的年轻族群,如果没有好体力,成功的机会也就不大,那么,国家前途还有什么指望呢?
悉心照料孩子,表面上看来没错,但却会适得其反。在孩子成长的过程中,学习独立是最重要的课题。
    我女儿是在美国长大的,在她九岁那年,由于当时我们很忙,因此就让她只身从香港飞到美国东部。而当我们打电话探询她是否平安到达时,她还很臭屁地说:“What are you worrying about?”
    可见得她第一次只身飞越半个地球这件事情本身,已经使她信心大增,很有成就感,因此,放心让她去作,孩子就会成长,反之,如果顾得很紧,反而是在限制孩子发展的空间!
牺牲这一代 成全下一代?
    此外,中国父母症候群的另一个症状就是把所有的荣耀都寄托在儿女身上。如果有个孩子在国外念知名学校,那个父亲就会在社交场合中眉飞色舞地谈论自己的孩子,彷佛这就是他一生最伟大的成就。也就是渴望拥有这份荣耀,东方父母总会说:“一切都是为下一代!”、“我们这样牺牲,就是为了后代!”;毛泽东也曾说过的:“牺牲这一代,成全下一代!”似乎只要听到是为了后代,大家都能够认同,其实这只是东方人独特的想法。
    中国父母试图用“牺牲”的想法及作法来减少孩子在生存竞争上的挑战,希望孩子能低挑战的环境下,创造高成就,其实,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生存的能力是靠磨练出来的,光从书本上是很难学到的。中国父母常对孩子说:“你只要好好念书就好了,其它都别管了!”这种作法不但对孩子没有任何好处,更是严重地剥夺了他们学习生存及养成独立人格的成长机会。
    在美国,哪有父母要帮孩子付大学学费的道理,十八岁以后,若要住在家里,就得付租金,要分担房租、水电等支出,不但对家庭要有责任感,也要懂得如何在社会上生存。这就是典型的美国教育方式,任何事情都比不上学会如何生存来得重要。
    因此,就现实的考虑,美国孩子如果想要上大学,就得自己去打工、赚钱、缴学费,如此千辛万苦才能拥有学习的机会,怎么可能会在上课打瞌睡?上课根本不需要点名,若有不同的意见,一定会向教师提出挑战,有不懂的地方,也一定会问到懂,否则不是平白浪费时间以及辛苦工作才缴交的学费吗?
    东方社会的孩子,从表面上看来就幸运多了。因为东方社会的父母总认为,就算借钱也要让孩子念大学。因此,台湾的学生大多是应父母的要求去念书的,而且在联考制度及父母的期望下,至少有95%的学生所念的不是心目中的第一志愿。于是学生念书的心态就显得心不甘、情不愿,一则是因为没兴趣,二则反正是父母送来念书的,不想念就打混。有多少大学生都是彻夜打牌、玩乐、打电动,早上又起不了床,弄得上课迟到或干脆逃课,种种恶形恶状,正凸显了台湾教育扭曲的事实。
    中国父母费尽苦心供孩子念大学,甚至帮孩子选择了最有“前途”的科系,但却忽略了人性的本质,那就是唯有付出,才能真正收获;唯有发自内心想做的事情,才会激出真正的拼劲。
因此,大部分的中国父母对最后的结果都是感到失望的,而在罹患中国父母症候群的父母所养成、教育下的孩子,不论是否做到父母的期望,都无法拥有真正的快乐!显见这种爱的方式,只是在成就一个两败俱伤的悲剧而已!
    往往父母的牺牲,只是为子女带来压力,并不会造就子女的幸福。
    但是东方社会的孩子,从小就习惯听从父母的意见去做人、做事,久了就习惯了,即使不快乐也会照做,对于人生的道路既没有选择的余地,也失去了选择的能力,也因此对生活毫无热情,对人生充满着许许多多的无奈与悔恨,所谓“积极开放”的人生,根本就是遥不可及的神话。
    孩子也是独立的个体
    探究问题的症结,那就是中国父母一直无法接受孩子也是独立个体的这个事实,藐视孩子思想、看法或梦想,忘了孩子也有基本人权(human right),对孩子总是处处干预,不论在学业、事业甚至是婚姻上,似乎每一件事都要让父母觉得顺心才可以,孩子不听话,就得背负“不孝”的罪名。
    当中国父母以爱为名,进行软硬兼施的压抑策略,如果子女同意了那份压抑,那么也就注定了一个扭曲、不快乐的人生;如果选择了反叛,那么子女将终身背负“不孝”的罪名与压力,即使勉强拥有快乐,也难逃背后的阴影。
    总之,一天到晚都在说“一切都是为了孩子”的东方父母,请您就此高抬贵手吧!放孩子一条生路,让他们靠自己的双手去创造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自由、快乐、无悔的人生吧!